...

致所有的原创者,拜托,请变得更加坚强。

我自横刀向天笑-深度吸安,安气不足:

笑客来:



反抄袭有什么问题吗?怎么这篇N久以前写的东西一翻发现被删除了…… 再发一遍吧,反正也应景。   




================================




最近晋江又出了点儿事儿(不是我的那点儿小事儿),是一个BG作者抄袭耽美作者的东西,闹得风风雨雨。




  其实本来不是多复杂的事情,就是一个抄袭剽窃的惯犯,一路抄袭一路被举报一路被判抄袭锁文改文然后毫不悔改一路接着抄袭(这抄货还抄袭过已经去世的作者贼道三痴),这次抄袭又被发现了,然后被判锁文。




  多简单的事情啊,然后这两天,这个抄货的粉丝去被抄袭的原创者的文下刷负分骂人,诅咒,还大规模的举报受害的原创者抄袭。




  没看错,就是这个抄货的粉丝,竟然去举报受害者抄袭。




  




  一路围观事情到现在,有些……这一幕,我这么多年来看过无数遍了,几乎每一次都是如此,那些偷窃的别人东西的抄货,他们和他们的粉丝,往往比原创者、受害者更加张狂,明明是一个贼,却毫不羞愧,可以跑去肆无忌惮的去谩骂那些被他们偷窃伤害的人。




  如果有关注我微博的人,可能会发现我就每遇到抄袭(除非那时候没刷微博)就一定转,自从微博出了什么降低阅读量的政策后,还要偷空专门去反抄袭的微博下看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信息。




  可能很多人都会对我转这种微博有些厌烦了,因为我转的太多也太频繁了。




  其实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对抄袭这件事情,没什么感觉,中二期还是孩子时候,觉得只要东西好看,管他是不是抄的呢,变成现在这样,也是有愿意的,人的改变都是有契机的。




  还再读书做学生的时候吧,有一个很喜欢的作者,那时候每天在网站上追她的文让我觉得每天睁开眼睛都是雀跃的,期盼的,我小心翼翼的给她留言,生怕一个不小心一个措辞不对劲儿影响了她的情绪,像珍爱一个珍宝那样小心翼翼的呵护她珍爱她,好像透过文字在谈一场单向的恋爱,或者说暗恋更合适。




  然后,她的文被抄袭了。




  那个抄袭她文章的抄货的读者,到她的文章她的专栏下面谩骂,谩骂的内容大家也很熟悉,无非就是“我家大大抄你是看得起你”,“你是个什么玩意,给被我家大大抄是你的荣幸”,“如果不是我家大大,我们根本不知道的你是谁?”,“没抄没抄根本没抄,我家大大写得那么好,你写得根本没有我家大大写得好看”,“我家大大写得比你的好看多了”,“……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一种对抄袭对这些臭不要脸的抄货和他们的脑残粉丝气得发狂的感觉,然后除了气愤,我更多的是惶恐,易地而处,如果我是我喜欢的那位作者,面对这些疯狂的谩骂和侮辱,难道我能够不委屈不痛苦不心寒吗?




  还是个学生的我自问做不到,所以我更加惶恐,我担心我喜欢珍爱像珍惜一个珍宝那样珍惜的作者,她会受到伤害。




  我和抄货的脑残粉吵架,我拼命的给那位作者留言,告诉她,我很喜欢她和她的文章,让她不要放弃,但是没有用,我只有一个人,我的留言很快会淹没在更多的抄货的脑残粉的谩骂里,那时候我打字的速度也很慢,和人笔战的功底也远远没到达后来的水准,我骂不赢那些抄货的脑残粉。




  现在想想,后来我转战天涯和人掐架,在各个论坛和看不顺眼的人论战的脾气,最初的源起那时吧。




  可惜那时的我没本事,什么都做不了,看着别人欺负你爱护你珍爱你喜欢的人,什么都做不了,我没法子伸手穿过电脑屏幕去保护她,去告诉她,别难过,你没错,错的不是你。




  我那时候和人吵架都吵不赢。




  后来,我喜欢的这位作者,她封笔了,彻底不写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这样的感觉,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受伤害受侮辱却没办法保护她,比自己受伤害受侮辱还要痛苦。




  




  




  再后来,我年纪大了,我还遇到了很多喜欢的作者,还读到了很多喜欢的文章,但是也许年纪大了,心境不同了,虽然仍旧是喜欢,是再也没有那种如同恋爱一样忐忑着雀跃着去喜欢一个作者的心情了。




  我仍旧不断围观着很多抄袭事件,每次事件我的反应都很激烈,然后每一次,每一次,那些抄袭的人,那些偷窃的人,他们的反应都就如出一辙,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很少,很少很少很少很少的抄袭犯会道歉,会认错,他们和他们的粉丝,总是比那些受害者更加张狂。




  这个时候我已经很会骂人了,一人舌战群脑残(顶马甲)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但是似乎依旧无能为力,依旧改变不了什么,我依旧围观着那些我喜欢或者我不喜欢只是知道又或者我连知道都不知道的原创者,被欺负被侮辱,很多人心寒,很多人抱着对文字一腔热情的人,最后要么变了,也变成了一个抄货(当年秦简事件里的一位受害者)。




“就算人家抄,人家还是知名作者呢。你呢?你算老几?”




  




“你应当多想想你自身的问题,为什么她抄你的她却红了?而你没红?”




  




“就为了p点大的事情网络暴力破坏他人前途,中国的教育真是越来越腐败了”




 




“你不是很低调很谦虚很无欲无求吗?既然那么低调为什么那么在乎自己的文字被人借用?你就是嫉妒人家红了想靠她炒作吧!虚伪!”




 




“抄你是看得起你!抄袭也是在变相的推销你们!尤其是你们这些文笔好却低调的作者,就应该让人抄!不然你们的文笔就要被淹没在历史上尘埃里了!”




  




  ………………




  这些是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摘录的抄货的粉丝的言论,我看着的时候觉得好熟悉,好像历史在不断轮回。




  




  偷东西是不对的,这是一个多么多么多么简单的道理!




  可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却把他妈的这群偷窃盗窃犯搞得似乎很多人都不明白了。




  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偷东西是不对的!




  




  我的真的搞不明白,谁给了这些偷窃犯,这些小偷,透了别人的东西,喝了别人的血,吃别人的肉,啃了别人的骨头,还要上去踩受害者一万脚的权力!谁给了这些犯罪的人如此轻易的自我轻易的自我原谅对自己犯的错对自己伤害别人的行为毫无感觉,却还能一反嘴去指责受害者“不够大度”的脸皮!




  




 




  再后来,我和很多被抄袭的人会说的一句话是:“你要打官司的话打声招呼,我捐钱。”




  然而,我真正有机会捐钱的次数寥寥可数,因为很多被抄袭的人不会去打官司,别说耽美这样的小众题材,就是很多BG的作者,也是通常选择隐忍不回去打官司的,因为国内的司法,大家都懂的。




  而且,我能捐多少钱呢?几百,恩,捐,不用犹豫;几千,可以拿得出;上万,要犹豫了;再多,拿不出了。




  很多时候,依旧是无能为力。




  




  




  但也许与最初还是孩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自己喜欢的作者受欺负被谩骂时,气得哭出来,气得摔键盘时也不同了,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写文了,而且不知不觉,好像年头也不短了。




  前段时间把自己的文搬去袖底,整理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填写简介评论我自己的那篇极为青涩的陆花文时,说的是这文是几年前写的,很差劲,然后,现在,距离我那时填写那份简介时间,已经又五年过去了。




  时间过的很快。




  




  其实啰嗦了这么多,还是想说,请所有的原创者们,致所有的原创者们,请变得更坚强起来。




  有时候我会想,尤其是当我开始写文时,我会想,如果我和昔年我喜欢的那位作者易地而处,遇到了相同的状况我会怎么办,然后我想,会不会也有一位喜欢我的读者就像昔年的我一样,在电脑屏幕前拼命的想要告诉想要表达,别灰心,别寒心,别为了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在这里,我一直是支持你的。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也许我根本不会那么幸运的有那样的读者,但是我却至少可以做到的一件事情,就是不为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可以变得更坚强,让那些可能存在的喜欢我的读者们放心、安心。




  很多被抄袭的作者,气愤,委屈,难过,抱着对文字的一片热忱投入进来,却被抄袭被伤害被践踏,最后心灰意懒的离开了。




  一条疯狗扑上来要人,错的不是被咬的人,是那条疯狗,对于这样的疯狗,我们应该竭尽所能的弄死它,就算弄不死它,也别为了它再惩罚自己。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气愤,气愤是很耗费能量的,他们不配。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的行为觉得委屈,委屈是一种自伤的情绪,他们不配我们自伤。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觉得难过,他们是是个什么玩意,也配我们伤心难过。




  别为了那些贼和贼的支持者们觉得灰心、寒心,然后退出,他们是一群什么东西,也配我们为他们放弃我们喜欢东西喜欢的事业,给他们让路?他们配吗!




  




  致所有的原创者,请变得坚强起来,为了那些喜欢你的人,为了那些看着这一切围观着这一切的其他原创者,因为你的泄气你的退让你的颓废你的寒心你的退出,可能让所有围观的人,更加泄气更加颓废更加寒心更加难以坚持下去。




  




  这连天在写楼诚同人,然后又回去补了一些抗日战争时期的资料,还有前几天补了《那兔那年那些事儿》的动画,恩,当年同名的文章在天涯连载的时候就追过,现在动画出来了,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个铁石心肠的成年人了,可是还是好几次看哭了。




  尤其是那一句——我们在这里战斗牺牲,是为了你们能够为了豆腐脑是甜的还是咸的大战上十页。




  现在不是抗日战争了,不是过去那些那么艰难的时代了,我们不需要抛头颅洒热血去守卫什么,那么对于我们身处的这个行业,对于所有搞原创的人,也许让自己坚强起来面对现在的很多抄袭事件,同时积极的去应对去抵制去让身边的每一个人知道好不去支持抄货们,是我们能够坚持的能够做到的事情,与以前的人相比,这很简单的,不需要流血不需要牺牲。




  然后也许,通过我们的努力,持续的努力,我们可以给那些抱着创作梦想投入进来的更年轻的人,一个更干净的创作环境,一个更健康更良性循环的行业规则。




  很多事情我们做不到,但是变得坚强起来,也许是现在我们能做到的。




  致所有的原创者,拜托,请变得更加坚强。






yoyo靡音:

???送这家店上天

焚书:

#占tag致歉#但还是希望能有人好好看一下
#挂店#这家店我已经多次提醒过不要用无授权的图来贩卖,但没什么效果。
希望有看到眼熟的画的亲友告诉作者一下(如果作者本人觉得无所谓那就算了)。
(我列表人少希望有人能k一下让更多的人看见,希望更多的人不要买无授权盗版商品)
这种店早点关门大吉吧!实在太恶心。
政府也应该管管这种盗印店了hen!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关于新cp、云亮ky、和个人看法。

兔六岁零四个月:

只觉得恶心


北晓汀:



讲真每个人都有喜欢不同cp的权利
但是ky我忍不了
太太们自己花费时间经历创作出来的作品
凭什么在评论下面刷对家?
因吹思婷
恕我直言刷对家的都是傻逼
至于玄亮
火不火我不在乎
君臣之交,淡如水也好x




杉儿爷:







关于那个新英雄庞统和诸葛亮的互动语音。


混同人的大家差不多都已经听过了吧。


也已经有很多人这样认为了:这对是官推。

然而过了一个星期,我刷着lof,看着
b站视频上的弹幕,我终于忍不了了。





ky。






云亮ky。



太多了。





现在最热门的莫过于哀米莉的那个视频了吧?



那个视频,我从她发布了几小时后就看到了。




一个星期下来,我也亲眼见证到,弹幕从寥寥无几的三四句有关其他cp的话慢慢变成了云亮ky们的辱骂、嘲讽、调笑。


当时就傻眼了。

怎么就这样了。

这让我想起来了。



农药圈里,自今年二月份起就开始污染严重。不难看出吧。


起因是某两个限定皮肤的背景和故事惹到了某个当下最火的的cp党。


当时真没想到,这个会成为两个cp圈的撕逼原因。



更没想到,消停了两个月,这个情况又完完全全发展到云亮和统亮身上。

确实有想过,一对cp太热门,会导致什么事情发生。

好,现在,发生了。

你—————喜欢云亮的你——————ky着别家cp的你————给云亮招黑了。




因为另一对cp而恼羞成怒,不肯承认也不肯接受,不顾自己喜欢的cp的名誉,去吵、去骂。



你们————ky———才是真正的污染源。



官方从来没有真正承认过什么官方cp,为什么?让你们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不被故事和历史束缚。自由创作。然后选取,再发糖。
每个英雄的背景故事都有着一些彼此吧?


无论cp本身是冷是热。





然而ky们哇啦哇啦大叫,不肯接受,跑到别人的视频去:“站定云亮一辈子!”“不吃统亮!云亮大法好!!”“赵云: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刷这些无意义的东西。



真的,毫无意义。


这是喜欢一对cp的人对另一对cp的嘲讽和不尊敬。

这是一对热门cp对另一对刚起步的cp所晒出的优越。



一对cp自然有它火起来的道理,自然有吃的人多的道理。


谁没有经历过的事?谁没有接触过?谁没有爱过?


晒优越?晒你母亲啊。

我从最开始的瑜亮、云亮、玄亮、到现在的统亮。

云亮一开始也冷。在史同圈那里。

大家也没放弃,一心一意产粮,吐槽,捞萌点。

现在呢,云亮火了。

曾经那些呢。

瑜亮玄亮呢。有人理吗。

现在,统亮也慢慢起来了。

云亮呢?是想搞什么。

我也没有针对任何一个cp的意思,我只是反感。
对cp党撕逼反感,对ky反感。



只是,这样真的过分。





老实说,我最爱的cp,是玄亮。

即使它现在冷门,即使它现在被很多人遗忘。
一天下来热度都刷不上去几个。

我还是最爱这对。

因为被震撼,因为被感动。

鱼水之臣的情谊让我的少女心波涛汹涌。

诸葛亮对先帝和蜀汉的忠心不二让我沸腾,让我慨叹。




你笑我奇怪?那我也只能笑笑了。





你不知道我看到一篇关于玄亮的文章就有多开心,你不明白上课老师讲解隆中对的翻译时我的激动心情。




就像西风太太所说的,“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统亮是这样,云亮是这样,玄亮和其他cp何尝不是这样?




喜欢自己喜欢的,接受别人所喜欢的,拒绝别人所狂热的。
并非不是不能共存,这取决于我们自己的想法和行动。


是要搞得你喜爱的cp乌烟瘴气,还是两方握手言和共存共荣。

是嗤之以鼻还是如梦初醒。






自己决定。








写东西什么的,难。点个小蓝手,算我谢谢你啦。





kitabinn:

每次发文都很忐忑,过两秒就恨不得打回重来,假装自己没写过。
写得不好,实在很惭愧。
每次能看到通知有红点都很开心,有你们一直支持我,我才有信心一直写下去。
我会为喜欢我的文的人继续写下去的,谢谢你们。

blackpanda:

正处于自我嫌弃期。
最近上的少评论也无暇顾及了,很抱歉。
看到这个真的想传达一下被别人所喜爱的感动,
政治课正在学,人的价值在于他的贡献,
我想,当我看到自己笔下的他们能让你感动,能给你带来快乐的话——
那么我每天急急忙忙赶时间去充实自己,锻炼自己,在课余时间摸着鱼,就不会是所谓的浪费时间和荒废自己了。
我爱自己笔下的事物,尽管永远不会满意,
我知道有的时候热度不能决定什么,自己的画技真的处于很低的水平,但是我如果在前进,那就可以吧?
也谢谢看到这个的你,包容我的任性与技巧的不成熟(笑)

秋阿声。:

每次发出去都紧张得睡不好觉qwq各种后悔那里如果再改改,剧情这么走会不会显得敷衍会不会逻辑不通顺,用这个梗会不会让角色显得ooc……
大家的心心和评论就是支持我们坚持下去的最好动力TAT真心感谢🙏
能被你们看到,能被你们喜欢,真是太好啦。❤️

盛夏繁星:

非常能理解,每次發完文就是關掉網頁關掉APP的XDDDD謝謝每個願意留下點東西的你們( ;∀;)

⌌⌈╹드╹⌉⌏:

我的毛病实在是非常多,发图也很少基本都是话唠碎碎念…………谢谢不嫌弃我的旁友,尤其谢谢愿意留评论的小伙伴www

继续前排征集唠嗑人员(够了x

沈家十三: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这条咸鱼qaqqqq请一直都不要嫌弃我(hhhhhh羞涩

九本:

有你們真好////

請讓我們繼續在YOI坑裡打滾吧──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彡页口十:

吃cao大猹砸:

K_Alfa:

谢谢你们一直都在。我真的不是个很好的人,有的时候很啰嗦,lof上也杂乱无章,但我一直都会好好看每一条评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生活里不顺的时候总觉得可以躲到这里来什么都不怕。超爱你们的,真的。

智取小小苏: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是的,谢谢你们。(。・ω・。)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本文拙劣,开放转发,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